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两会代表委员谈煤炭业如何健康发展

发布时间:2016-03-11  浏览次数:553 次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煤炭是我国的基础能源和主要原料。近年来煤炭价格大幅下跌,产能过剩,行业发展遇到新问题。两会期间,煤炭业的发展成为两会代表委员较为关注的话题,代表委员就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加强煤炭清洁利用等献计献策,提出了建议。
  多措化解过剩产能
  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重点工作之一是“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明确指出,要“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
  那么,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目标是如何设定的?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介绍说:这两年过剩产能的化解工作在持续推进。从2013年5月份就叫停过剩产能,就不准再核准新的过剩产能的新上项目,9月份出台了化解过剩产能的一个指导意见。按照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3~5年内,煤炭产能要退出5亿吨,还要减量重组5亿吨。中央也已经拿出一大笔资金作为奖补资金,重点帮助国有企业安置这些困难职工。全国人大代表、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两会期间表示,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将顺应经济新常态,全面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首当其冲。从今年开始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未来几年,这一力度将进一步加大,最终使煤炭的产能和市场需求相匹配。
  近年来煤炭、铁矿石等大宗矿产品价格大幅下跌,以煤炭、钢铁为支柱产业的地区深度受到影响。那么,如何化解过剩产能,煤炭大省怎么看、怎么办?
  山西作为煤炭资源大省,如今煤炭行业发展遇到困难。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省长李小鹏说,“从行业层面看,一个是产量、销量以及价格仍处于下跌趋势,而库存则在不断上涨。去年山西省销售煤炭8.16亿吨,比上一年度下降了20%左右,价格已经连续55个月处于下降态势。全行业煤炭库存已有5076万吨,比年初增长了44.6%,比2011年底增长了3倍。
  “从企业角度分析,煤炭企业的应收占款和负债率都在上升,企业效率不断下降。有企业延期发放工资甚至达到3亿多元,涉及2万多人。”这些都是今后亟待解决的。李小鹏认为,要想解决这些问题,首要任务就是化解供需矛盾。“供需矛盾是基础,供大于求就是当下造成煤炭困境的基础性原因。
  行业发展的“病根”已经找到,关键在于破解。李小鹏表示:“从长远看,要按照中央对能源革命的总体要求,大力推动煤炭的消费革命、供给革命、管理革命、科技革命,还要扩大煤炭的开放合作。”谈及改革,李小鹏认为,按照中央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着力推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就是化解过剩产能,提升优质产能,淘汰一批、重组一批、退出一批、和解一批、延缓一批。在化解产能过程当中,政府还要支持引导企业,积极发展新动能,大力开发新产业,主动开辟新岗位,加强对职工的培训,妥善维护职工的切身利益。
  黑龙江在化解煤炭过剩产能时比较妥善地解决职工的安置问题。
  黑龙江龙煤集团作为东北地区最大的煤炭企业,曾是东北经济的重要象征。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省长陆昊介绍了当地化解煤炭产能的情况、做法。“龙煤下属各个煤矿企业人员结构基本是井下采掘工、井下辅助工、地面工各1/3。龙煤井下有8万职工,井上最高配置应该是4万人~5万人,而现在的配置是10万多人。”
  近年来,黑龙江龙煤集团在省政府的指导下进行了职工分流,职工人数从25.4万人变为了22.4万人。“在职工减少3万人的情况下,龙煤万吨产煤用工人数仍然是48人,这是全国采煤万吨用工数的3倍以上,是相邻省份万吨用工数的两倍左右。”
  陆昊介绍,在煤炭发展的黄金10年间,龙煤集团的人员富余情况被企业的良好效益掩盖了。而近年来随着煤价持续下跌,龙煤“人多钱少”危机暴露出来。为将错配的人力资源扭回到正常轨道上,龙煤集团开始分流职工。分流的职工从煤矿相关岗位走向了农垦、林业、森工等岗位。据悉,黑龙江省还将在2~3年内分流安置5万名职工,以便尽快使龙煤集团走出困境。
  清洁利用是方向
  两会期间煤炭业另一个热议的话题是煤炭的清洁利用。
  秦大河委员在谈到雾霾成因时认为,雾霾是从科技界到管理层、到人民群众都非常关心的一个重要问题。有关雾霾的成因主要是人类活动排放造成的。排放源很多,就全国来说,煤是最主要的,当然要为煤正名。中国主要能源还是靠煤。到2050年中国的煤作为能源比重还要超过50%左右。因此,煤的清洁利用是关键。
  那么,煤炭究竟该如何清洁利用?
  民革中央原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委员认为,做好煤炭这篇文章,使煤炭得到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煤炭也将是现代能源体系中不可或缺的基本组成。煤炭供应了我国2/3以上的发电量,一半的煤炭消费用于发电,发电如果清洁了,高效了,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就可以达到50%。建议在燃煤发电技术方面,要重点开发污染物超低排放技术,新一代整体煤气化联合发电技术以及煤气化燃料电池发电技术、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等。要以技术创新引领煤炭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
  环保部部长陈吉宁代表谈到煤炭的清洁利用时说,煤炭清洁利用了其实可以比天然气更环保。 煤炭的清洁利用技术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我们对煤炭的认识也应有所改变。山西因煤而困,也承受着环保的压力。利用新技术,山西可以将煤炭和环保结合起来,搭建平台,聚集资金和人才,打造具有全球领先水平的煤炭清洁利用基地。
  关于煤炭清洁利用的方向,陈吉宁认为,可以将煤转化成电,大规模开拓用电市场,这不光能解决雾霾问题,还能提高老百姓生活品质。
  李小鹏代表认为,创新与合作才是煤炭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按照高碳资源低碳发展、黑色煤炭绿色发展的目标,打赢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战。煤炭的清洁高效安全利用才是根本。什么时候煤炭能够清洁利用了,煤炭行业才能真正走出困境。
  推进交易市场体系建设
  两会期间,山西省政协主席薛延忠委员等联名提案,呼吁改革煤炭价格形成机制,推动产业健康发展,确保国家能源安全。提案主要意见为:一是推进煤炭交易市场体系建设。建议国家将山西作为全国煤炭交易市场体系建设试点,发挥山西煤炭资源分布广、品种全、产量大的优势和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第三方煤炭交易平台优势,探索和研究建立“政府监管、行业自律、市场运作、企业自主”煤炭价格形成机制,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促进煤炭价格保持合理水平; 二是建立煤炭价格监管机制; 三是建立煤炭价格预测机制。建议由国家经济管理部门牵头,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依托第三方的煤炭交易市场,建立煤炭价格监测和市场发展趋势预测体系,及时收集、分析和发布煤炭供求状况和市场价格,引导企业合理生产和消费煤炭,促进煤炭价格保持合理水平,维护煤炭市场供求基本平衡,促进煤炭上下游行业协调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