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2016年开局全国经济分化明显冷暖不一

发布时间:2016-03-26  浏览次数:510 次  来源:
   资源大省钢铁、煤炭等过剩产能的化解需要时间,短期内要想转型为以服务业和消费为主的经济增长,难度很大。
  2016年开春,全国各地经济冷暖不一,温差巨大。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 1-2月, 全国各省区规模以上工业数据分化加剧,重庆、贵州、天津、西藏保持高速增长,重庆达到10.2%,贵州达9.4%、天津达9.2%,西藏达10.3%。
  而辽宁、山西、宁夏、上海、北京、黑龙江的工业增速则大幅放缓,均为负数。其中辽宁为-9.8%,山西为-4.9%,上海为-6.2%,宁夏为-4.7%,北京为-2.5%,黑龙江为-0.6%。
  其它大部分省区则普遍为中低幅增长,如吉林为2.5%,河北为4.2%。
  “各地经济分化明显,主要原因在于产业结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部研究员宣晓伟分析,高速增长的多是产业结构较多元,过剩产能负担较小的省区,大幅放缓的多是工业结构单一,重化工业比重大的资源大省,增长平稳的多是工业化接近完成,服务业发展快的省市区。
  “资源大省短期内经济难以好转,这是大的趋势,这些地区去过剩产能还需要时间。”宣晓伟说。
  资源大省仍低迷
  综合各地统计部门公布的数据,各个资源大省中,1-2月除了辽宁、山西、宁夏工业下滑较突出外,其它资源大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也很低。如吉林为2.5%,河北为4.2%,云南为0.2%,新疆为2.7%,甘肃为4.7%,均低于5.4%的全国平均增速。
  “这个不是新问题了,这样的情况已经有两年。”陕西省社科院学术委副主任张宝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一些资源大省长期以来工业结构单一,钢铁、煤炭等重化工业比重过大,这些产业多年来积累了很多过剩产能,现在要去库存,短期内不易完成。
  资源大省的经济放缓不仅表现在工业领域,投资领域亦然。1-2月辽宁、新疆、宁夏、甘肃、黑龙江投资增速分别为-21.7%、-2.8%、4.9%、3.9%、5.6%,也处低位。
  大连理工大学副校长宁桂玲认为,辽宁、黑龙江这种东北资源大省国企比重大,冗员多,加大了企业成本,削弱了竞争力。比如同样是钢铁企业,民企在钢铁价格不到2000元/吨就可盈利,而国企要达到每吨2000多元的水平才能保本。
  与重化工业不景和国企困难相伴的是大量人才外流,“像我们大连理工大学,过去有47%的学生毕业后留在大连,现在没几个愿意留下来了”。宁桂玲说,人才外流又反过来加剧资源大省的困难。
  重庆成绩亮丽
  开春工业数据负增长的不光是几个资源大省,上海-6.2%,北京-2.5%的负增长也引人注目。
  “北京、上海的工业化已接近完成,服务业比重分别达到7成、6成,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这符合工业化发展规律。”宣晓伟指出,事实上浙江、广东这些发达省份工业也在放慢,1-2月两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是4.1%、6.4%,均比去年12月的5.2%、7%放慢,但是这两个省的服务业比重在2015年就已经超过5成,经济增长转向以服务业为主要驱动,所以经济能保持整体平稳。
  但多位受访专家认为,资源大省目前很难通过发展服务业来脱困。重庆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吴安表示,服务业的发展也是要依托工业的,东北一些老工业城市,本身就不是外向型经济,想发展第三产业也很困难。
  事实上,有些目前经济增长较快的省区服务业比重也不大。“比如重庆,2015年服务业比重只有47.7%。重庆也有过剩产能,2015年重庆钢材产量为1411.4万吨。但是重庆还有手机、汽车和笔记本。”吴安介绍说。
  据重庆统计部门公布的数据,今年1-2月重庆手机产量达3562.85万台,增长37.3%。增长强劲的还有汽车和啤酒工业。重庆的汽车产量近年来一直保持全国第一。
  相比之下,资源大省的一般消费性产业比重低,不少省份连家电产业都没有。
  资源大省钢铁、煤炭等过剩产能的化解需要时间,短期内要想转型为以服务业和消费为主的经济增长,难度很大。
  “现在需要将补短板的政策强化出来,比如像地铁管网、城际铁路这些基础设施应该加快建设,这样能争取加快消化掉资源大省的一些过剩产能。”宣晓伟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