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榆林:以能源深度转化破解资源城市发展“怪圈”

发布时间:2015-12-16  浏览次数:375 次  来源:
  陕西省榆林市由于蕴含丰富的煤、油、气等能源而被称为“中国科威特”,也是我国“西煤东运”和“西气东输”的重要源头。然而近年来能源价格“跌跌不休”也让当地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针对经济发展过于依赖煤炭等资源外销的不利局面,榆林市近年来积极实施煤向电转化、煤电向载能工业品转化、煤气油盐向化工产品转化,煤电、煤化工和煤制油等产业发展迅猛,初步扭转了产业结构“跛脚”问题,为榆林成为未来我国绿色高效的新型能源接续地打下良好基础。
  能源价格下跌终结“井喷”式增长
  陕西省榆林市矿产资源富集,每平方米的地下富含6吨储煤、115公斤石油、140立方米天然气、140吨的岩盐。得益于能源价格的走高,榆林市经济增速近十年间常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高峰期经济增速曾达到20%。支撑这种高增速的是以能源经济为主的单一产业结构。“能源工业在榆林经济中占比达70%,但原料和初级产品输出比重较大,长期以来仅是挖煤、采油、输气。这种模式受宏观经济大环境影响明显,特别是能源价格下行会导致发展较为被动。”榆林市工信局经济运行办主任杨晓明说。
  记者从榆林市统计局了解到,榆林市经济增速从2011年的15%下滑到2014年的9%;2015年一季度更是呈现快速下滑局面,经济增速仅为2.5%,上半年经济增速也仅为4%,其中油、煤、气价格下降直接影响生产总值230亿元。
  经济增速降低的同时,榆林市企业经营也出现普遍困难局面。据靖边县工业局副局长贺建华介绍,这个县能源化工产值比重占工业总产值的90%以上,很多企业都依靠能源产业生存。特别是给油田做配套服务的油服企业占到全县规模以上企业的20%,目前这些企业由于资金链断裂都处于倒闭或者勉强维持经营状态。
  在产煤大县神木,这里曾经绵延数公里排队拉煤的运煤车已经不见踪影,当地绝大多数焦化厂和洗煤厂都已经倒闭。神木县煤炭服务副站长康孝福说,煤价从2012年开始连续下滑,从最高峰的每吨700元下降到目前的270元。很多煤炭企业背负巨额债务,微利甚至亏本经营。这对当地经济影响很大。
  经济下行也给当地社会当来一定波动。曾经红火的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榆林市高新区房价曾一度下跌30%以上。房价下跌传导效应致使许多开发商资金链断裂,由此引发了一系列民间借贷危机,影响了社会稳定。
  危机倒逼主动转型升级之路
  为了打破资源型城市因资源而兴、又因资源而衰的“怪圈”,榆林市选择了主动转型升级之路。榆林市市委书记胡志强说,过去榆林市依靠“卖资源”实现了经济高速发展,但这种模式现在已经难以为继。榆林市不能等待能源价格回升,而要通过就地转化实现煤炭资源的价值最大化,探索一条资源性城市主动转型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新路。
  在这一思路下,榆林市按照“煤向电、煤电向载能工业品、煤油气盐向化工产品转化”的思路,民企与国企双双发力,共同推动相关产业的发展。榆林市副市长姜国璋说,榆林煤含硫低、含灰低、挥发分高、发热量大,是得天独厚的化工原料。而我国煤化工技术的不断发展也为榆林市走高端煤化工之路提供了可能性,特别是煤制油、煤制甲醇等技术不断突破使得众多大项目纷纷落地,为榆林发展相关产业打下了良好基础。
  位于榆林市靖边县的延长石油煤油气资源综合转化项目,是陕西大型国企延长石油集团投资275亿元建设的大型能源化工项目。记者在企业中心机房看到,厂区内各种装置和温度都可以在中控室通过计算机操作、监控。占地7平方公里的厂区内清洁干净,没有化工企业常有的异味和灰尘。
  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吕春成说,这个项目可以将煤、油、气等能源通过分解、合成等工序生产出聚乙烯、聚丙烯等化工产品,达产后年销售收入可达172亿元,年缴纳利税53亿元。同时通过综合环保措施可实现能耗和碳排放大幅下降,建设污水循环利用系统基本实现了污水零排放,被列为联合国“清洁煤技术示范推广项目”。
  通过布局一系列能源综合利用转化项目,榆林丰富的资源得以就地转化为高附加值产品。在神木县锦界工业园区,记者了解到这里有煤电、化工、建材等企业52家,2014年实现工业产值达265亿元。除了将煤就地转化成电能的10户大型发电企业外,还涌现出了一批在煤化工领域颇有建树的中小企业。
  位于锦界工业园区内的神木天元化工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煤制油技术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据公司董事长毛世强介绍,企业依靠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可以将煤经济高效的转化为可替代汽油和柴油的轻质煤焦油。目前公司的产品供不应求,年产量达到了50万吨,年产值可达到30亿至40亿元,带动当地1700人就业。
  打造新型能源接续地任重道远
  随着转型升级进程的不断推进,榆林市目前共有总投资达4000亿元的能源深度转化项目陆续落地、投产。其中包括延长集团靖边园区煤油气资源综合转化项目、中煤榆横煤制烯烃项目等超百亿元资源深度转化项目;同时全球首个煤油混炼工业示范项目——延长煤油混炼项目也已开始试运行,世界单体最大的多联产煤化工项目——神华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也有望于近期获得国家核准。
  榆林市市长尉俊东说,榆林市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占全市工业总产值比重由2013年同期的42%下降至2014年的38%;化工、电力、冶金等转化行业总产值则在同期由16%上升到21%,同时2015年煤炭就地转化率已达到近30%。这意味着以前主要依赖挖煤卖煤的榆林能源化工产业,在转型升级上已经取得一定突破。
  虽然榆林市能源化工转型升级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记者了解到榆林转型发展仍面临一些障碍:企业融资难仍然突出,各金融机构对信贷投放谨慎和民间借贷基本中断造成民企生产经营出现困难;土地、水等环境因素成为主要瓶颈,特别是能源转化项目大都是高耗水项目对当地本就紧缺的水资源形成挑战;同时一些能源转化项目产品如煤制油存在一定的市场准入障碍,也使得部分企业产品始终无法取得最大效益。
  姜国璋说,榆林在打造煤炭深加工产业链上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在技术研发和项目储备上打下了良好基础,特别是煤化工和煤制油等领域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依靠这些技术和项目,榆林经济未来有望再一次迎来高速增长,但目前仍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建议国家对不同省区之间的能源转化项目应该加强顶层设计,实现包括水在内的各类资源整合利用,防止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国家还可考虑将类似榆林这样具有能源深度转化基础的地区,列为资源型地区可持续发展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为各地资源型城市转型摸索更多有效经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