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资本为矿业发展插上翅膀

发布时间:2015-11-03  浏览次数:356 次  来源:香港国际矿业协会
  在当前严峻的形势下,全球矿业巨头市值缩水50%,初级勘探公司市值更是缩水超过了70%,基本市值仅剩原来的20%左右,各个企业主要工作是控制成本,优化资本支出,最迫切的需求是融资。而盛屯矿业集团从传统的矿业公司成功转变为矿业融资复合型企业,不仅收获了更高的增长效益,还为其他企业提供了金融产品和融资方案,其金融业务既解决了自身的发展问题,也成为企业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
  越来越大的资金压力
  “从近两年的财务报表来看,一些大型矿业公司负债水平高,需要控制高企的负债指标,对基金管理进行重大改革。现在,这些公司做的主要工作是控制成本,优化资本支出。”标准银行矿业与金属部门总监王明辉如是说。
  大型矿业公司尚且如此,那么初级勘探公司又会如何呢?
  中铝矿产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东生表示,矿业已经进入严冬,这主要表现为:一是当前市场信心严重不足,导致金属矿产品价格急剧下降;二是矿业公司市值全面缩水,其中包括大型矿业公司、世界一流的矿业巨头,例如世界矿业巨头——嘉能可。初级勘探公司市值缩水超过70%,基本市值都是原来的20%左右,企业融资极其艰难。
  中银国际环球商品(英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范兆康也认为,当前各个企业最重要的需求是融资。
  “矿业的本质是资源和资本。”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王炯辉一语道出了矿业的本质内涵。在当前形势下,对于矿业企业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他认为,第一是现金流,在矿业下行时企业要尽可能有现金流,而且最好是正向的现金流,这样才能熬过矿业“冬天”;第二是负债率,尽可能清除不良资产,尤其在矿业形势不好的时候,股东等要处理掉自己的很多资产;第三是成本,企业的核心是有可控制的成本,如果是资源禀赋好的企业,可以继续生产,但也要控制生产量,借此机会,苦练内功要效益,控制成本要效益,让成本更趋于合理。虽然在资源评价方面,我国与国外差距不大,但在生产组织、管理方面仍有差距,成本管控存有很大差距。
  “矿产品价格持续下跌,需求结构也发生了变化,铁矿石、钼矿出现产能过剩,这实际也是新常态下的矿业表现。”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总裁郜翔表示,新常态下矿业投融资活动减少,融资难度增加,以加拿大多伦多证交所融资总额和融资项目数量两个指标为例,其融资总额在减少,但同期的融资项目数量反倒是增加了,这可以简单地解读为在融资总额降低的情况下每一个单笔融资额变小了。融资更加细分化了,这实际是处于勘探阶段的企业为了生存做了很多小规模的融资,甚至是一些多伦多创业板企业的管理层拿出一点钱,让企业生存下去。
  此外,“我国还有一些重大变化。一是国家资金主要用于投资公益性基础工作,不再投资一般性工程,紧缩了商业性投资。二是在上一轮矿业高潮期,很多企业投资受到重创,相当一部分企业矿业投资热情骤减,多种因素导致国内投资额急剧下降。”王东生如是说。
  金融产品带来的新希望
  中银国际固定收益研究部主管王卫认为:“融资不单单是企业自己的发展问题,也是企业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无论是从国家政策层面来看,还是从全球资本市场发展角度来看,在过去的10年,特别是过去的5年来,无论是境内,还是境外,中国企业已经大大拓展了在资本市场的融资空间。”
  尽管矿业融资极其艰难,“金融行业对矿企的支持必不可少。”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中银国际研究公司总经理程漫江认为,从未来的情况来看,矿业可能不仅仅是是一个商品,也不再是一个大宗商品的概念,很多矿企的很多收入可能会来自金融产品的交易和设计,如果没有参与金融产品的交易和设计,做矿业只是停留在实体层面,就很难走出目前的低谷。因为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其他任何一个产业不像矿业这样,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球一体化产业,统一的价格、统一的产品、统一的交易规则等,这些都要求矿业企业迅速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和金融化水平。
  在这方面,盛屯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实现了成功转型,不仅解决了自己公司的问题,而且还为其他企业提供金融产品和融资方案。该公司副总裁张江峰介绍说,由于企业走上了金属金融产品的设计和交易的道路,今天才有了不同的结果。自逐步实现金融产品的设计与交易以来,盛屯矿业公司在矿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实现了逆市增长。在原有矿业基础上,盛屯矿业集团旗下的7个矿山在价格下滑、市场需求不足的情况下,仍然依靠挖掘潜力获得了50%的效益增长,但其金融产品的上市却给该集团带来了200%的增长效益。这让盛屯矿业集团高层认识到,当一个传统企业做矿山时虽然也有发展空间,但转向金融产品的设计与交易时,发展空间更大,可以说是有了更多无限的发展空间。2013年,盛屯矿业集团进一步调整了金属金融产品的设计和交易。
  “这些源于盛屯矿业集团在并购谈判过程中所获得的启发。”张江峰解释说,过去盛屯矿业集团收购并购各种矿山时,经常遇到同一个问题,双方所谈的价格相差较大,比如对方要价10亿元,而盛屯矿业集团只肯出价5亿元,这样100个矿山的收购并购谈判,99个都谈不下来,除非不计成本,结果很多事情做不下去了。每一个希望被并购的矿山都想通过各种渠道获得资金,而盛屯矿业集团因为在资本市场有20年的历史,具有较强的融资能力,这也是其优势。由此,盛屯矿业集团得到启发,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与矿山合作。
  当前大宗商品贸易下行,矿产品价格急骤下跌,国有银行、商业银行从企业大量撤贷,导致企业资金紧张。张江峰称,在这样的环境下,盛屯矿业集团升级、改造传统矿业企业,并进行创新,设计出目前的七大金融产品服务,从保理到融资租赁、小额贷,还有P2P,以及黄金租赁,甚至还有拍卖行。在一整条产业链中,盛屯矿业集团拓展出更大的发展空间,从矿山的采掘开始到冶炼,再到金属加工,整个产业链上的企业都成为盛屯矿业集团的客户,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他介绍说,现在盛屯矿业集团利用自己的资本优势,有很多服务矿山的融资租赁方式,一个是直租,另一个是回租。有的矿山如果需要进行技术改造,盛屯矿业集团就直接投设备进去,矿山企业以租赁的方式应用盛屯矿业集团所提供的设备。有的矿山矿产资源好,生产设备也很好,但缺乏资金,盛屯矿业集团就先购买下矿山的这些设备,然后再把设备回租给矿山,这样矿山就有了资金,两种方式都盘活了矿山的资金,也是目前企业战胜困境的一个很有效的办法,真正实现了双赢。一些矿企在遭遇银行抽贷、矿产品价格下降之后,已经非常困难,而盛屯矿业集团的设备或资金投入后,立刻盘活了矿山的经营活动。张江峰相信,未来盛屯矿业集团将和这些矿企长期合作,形成良性循环。
  在经济下行期,整个大宗商品形势不好。如果在金融产品的设计和交易上下工夫的话,矿业企业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这也是今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的主题——新常态、新机遇、新发展。对此,王卫认为,企业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选择适合自己的融资产品。
  应抓住低融资成本机遇期
  近期矿产品价格比较平缓,但是业内大都认为今后矿产品价格还会上升,只是并不知道何时而已,未来的矿业还是被长期看好。虽然矿业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阶段,但也蕴含着机会。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王家华以紫金矿业为例,表示“过去走出去的一些企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未必全是如此,紫金矿业今年就两次出手,在国际市场并购了两个重要项目。”
  他认为,党的十八大已经指明了方向,要建立多层面的金融市场。风险勘查资本市场在全球客观存在,而且非常有必要,中国一定会建立起自己的风险勘查资本市场。虽然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都有成熟的风险勘查资本市场,中国绝不能简单复制,照抄照搬,要根据自己的国情,学习国外同行的先进经验,包括澳大利亚的JORC标准、加拿大的43101标准,然后建立起自己的风险勘查资本市场,核心点是风险管控,建立诚信体系,在制度建设上必须使造假行为像“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一样。
  同时,他表明,风勘市场将给中国带来三个重大变化:一个是实现资源的全球配置,二是提高国际化水平,三是形成社会多元投资。过去,矿业的投资基本是在业内,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投资不足,而现在“互联网+”的推出,特别是风勘资本市场的建立,将会对互联网众筹等新形式开辟出新的市场。一个强大的矿业需要社会的多元投资,而投资不应仅是来自业内。
  从资本和金融的角度而言,王卫称,矿业其实是与资本市场挂钩。正是因为矿业处于低谷,从低谷角度而言,融资成本低,企业应该抓住融资成本低的机遇,在资产价格非常低迷的情况下,借机可进一步扩大企业在全球市场的占有份额。现在,低价购买一些资产,购买的竞争者也较少,进入成本较低,此时正是进入市场的好时机,特别是资源型产业。
  中铝矿产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东生则建议抓住当前的市场投资机遇。在他看来,矿业短期的萧条和中期的看好为中国企业提供了极佳机遇,是中国矿业在全球做大做强的机遇期,越是萧条期越是重要的转型发展期,要像改革开放初期发达国家投资中国一样,高度重视到新兴市场国家和潜在发展国家市场投资发展。
  同时,他提醒,投资要掌握规律,注意相关问题。矿业行业特点是周期长、投资大、风险高、回报高,这已形成基本共识。通过多年的实践,整个大额资金投资时间比较短,一般都投资于勘探的中后期项目。一般而言,中后期的勘查项目和早期开发项目成功率高,风险低,回报率也高。商业勘查投资则一定要选好矿种,选好区域,选好投资阶段,选好合作企业,一定要投资热点性矿种、流动性好的矿种。
  他特别指出,掌控风险要重点关注两类项目投资机会,一个是拥有中后期勘查阶段的优质项目,另一个是并购探转采项目,低成本投资建设矿山。如果投资人想通过投资产生效益,这两类项目最有可能产生价值,所以要集中精力关注这两类项目。其中的重点应该是降低找矿风险,其前提是选择优质公司,拥有优质项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