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油气勘探首次公开招标 国企砸重金依旧唱主角

发布时间:2015-10-21  浏览次数:345 次  来源:www.sxrsky.com
  3个月前,国土部公告称,将在新疆拿出6个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公开招标,并首次允许国内企业参与,这被认为油气资源上游改革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昨日(10月20日),这些区块项目的开标会在北京举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开标会现场看到,此次公开出让的有5个区块,吸引了包括中石化、新疆能源、京能集团、美都能源等多家国企、民企参与竞争。共有4区块完成了投标、唱标过程。
  记者发现,尽管该次区块招标中出现了民企的身影,但其竞标资金都极少,实力雄厚国企依然是唱标过程的主角。北京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其中3区块的承诺投入合计超过60亿元。安迅思能源研究总监李莉认为,目前油气上游的开放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国家目前也正在逐步探索,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到“多点开花”。
  13家企业参与竞标
  今年7月份,国土资源部在网站公示将拿出新疆的6个油气区块进行招标,包括新疆布尔津盆地布尔津地区、塔城盆地裕民地区、伊犁盆地巩留地区、塔里木盆地柯坪北地区、塔里木盆地喀什疏勒地区、敦煌盆地罗布泊东南地区。由于上游区块公开招标在国内石油天然气领域尚属首次,因此这也标志着以新疆为试点的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正式拉开序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昨日的开标现场了解到,布尔津地区与裕民地区被打包招标,敦煌盆地罗布泊东南地区则未出现在招标现场,招标分别在两个会场进行了4场唱标。这4个区块的招投标吸引了中石化、新疆能源集团、京能集团、美都能源、洲际油气等多家国企、民企参与。
  尽管有13家单位参与此次投标,但是有现场工作人员认为,“参与情况并不是很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在的“新疆油气区块招标会柯坪北地区、塔喀什疏勒地区开标会”中,京能集团一口气投出2个区块承诺勘探的最高额,其中塔里木盆地柯坪北地区超过41亿元,远超其他参与投标单位。
  京能集团的大手笔引发了阵阵惊呼,但是开标会结束后,这些报价却受到了质疑。一位报价在亿元之内的投标单位老总认为,在这些区域提出如此高的报价并不合理。在记者追问觉得这些区块资源如何时,该老总只是摇头一笑,并未回答。
  李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区块招投标冷热不均,说明这次油气公开招投标拿出来的区块在参与公司看来质量参差不齐;而京能在3个区块都投出了较高的勘探投入,应该和公司的发展战略有关,但是区块未来的综合收益如何,还得结合成本、油价等综合因素考量。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开标之后还得经过综合评审,最终中标结果未必会是“价高者得”。国土部公告显示,招标出让勘查区块的勘查许可证有效期为3年3个月,从勘查许可证有效期开始之日起算,前3年为勘查期,后3个月为考核期。中标人承诺的勘查工作量应在勘查期内完成,招标人在考核期内对中标人履行承诺情况进行考核。
  上游放开需循序渐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发现,尽管投标现场出现了一些民资的身影,但是这些民资的竞标承诺勘探投入资金都寥寥无几,现场的主角依然是动辄报出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承诺勘探投入资金、实力雄厚的国资企业。
  在塔里木盆地喀什疏勒地区的投标过程中,有5家企业参与了竞标。其中京能集团承诺的勘探投入额达到了21.39亿元,而另一家拥有央企背景的公司宝莫股份,承诺勘探投入额为18亿元,上市民企洲际油气的承诺投入则为0.16亿元;在塔里木盆地柯坪北地区,京能集团的承诺额达到了41亿人民币,而美都能源的承诺而则为1.72亿元。
  实际上,油气上游领域的开发所需资金极大,所要承担的风险也不小——打一口井的成本动辄上千万元,但是打井后却未必会有油气资源,这也成为了限制民企参与油气上游改革的因素。
  国土部此前公告表明,该次招标不得以联合体申请,投标人应为独立法人。韩晓平认为,一般的民企首先很难在勘探技术等各方面都涵盖比较完善,而且在资金上也很难独自承担,因此目前改革更大的意义是在上游油气领域引入竞争,而非一定要民资进入。
  除去成本及风险过高,没有优质资源也成为掣肘民营油气公司参与上游的因素。一位油气领域的专家直言,此次招标的区块资源并不好,报价过高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一位中石油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两桶油”在新疆剩下来的优质资源并不多。“以塔里木的资源来说,勘探成本很高,打一口井就需要六七千万元,甚至不比浅海勘探成本低,100亿元也打不了多少井。不过该区块的天然气资源还不错,冶炼成本不高。如果未来技术有一定的突破或者能探勘到不错的天然气区块资源,那么勘探结束进行生产之后,未来或许也能有不错的收益”。
  资源问题此前也一度困扰着参与页岩气招标的民企。四川宏华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助理邓学军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民企更多要从商业角度来考虑问题,除非招标的区块质量优秀,可以让公司看到回报,否则公司不会轻易进入到页岩气领域进行开发。
  李莉认为,对于油气的上游改革来说,民资参与及主体多元化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比如炼油行业,也是从有实力的地方国企进入开始,然后才慢慢 多点开花 。国土部也是在一点一点试探着摸索经验,很难对民资一下完全放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