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煤矿的那些事儿--轰轰烈烈的整合运动

发布时间:2015-10-08  浏览次数:380 次  来源:
  十年后,我们回头反思煤炭行业暴利的兴起,其实根本原因不在于煤老板,也不在于官商勾结,而是我们制度中始终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大家知道,我们国家的资源是全民所有制的,但是在财产使用上,总是需要一个使用者。于是,为了解决这个逻辑上的问题,我们国家采用了很多种方法,把所有权的“占有,使用,处分,收益”四项权能分开,使得全民所有能实现,又不妨碍经济活动的效率。比如说,土地使用权是40年到70年,但土地所有权是国家的,山林承包权最多20年,但山林所有权是国家的,采矿权一般不超过15年,但矿藏所有权是国家的等等。
  这些权能的拆分表面上看来解决了宏观上的逻辑问题,但实际上又造成了很多微观上的逻辑问题。比如说,抽象的矿是全民所有的,但是采矿权又把具体的矿石归了采矿人。办理采矿证,缴纳资源价款是按照储量交的,一个2000万吨储量的煤矿,每吨煤交的资源价款10元,但是采出来的煤,每吨可以卖到300元。这样每吨全民所有的矿就等于被采矿人赚了280元的差价。
  随着煤炭行业的兴起,煤老板阶层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我们的政府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个分配制度上的漏洞,一个重新洗牌的机制开始实行,一轮波及全国所有产煤区的整合运动也拉开了帷幕。
  起始于2007年山西,逐渐扩散到内蒙,陕西,贵州,重庆,东北等的波澜壮阔煤矿整合运动是中国矿业史上的一个重大群体事件,这个“国进民退”事件的波及面之广,影响之深远,将在中国的经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事实上,山西省的煤炭整合工作从2004年就已经开始,让我们回顾一下几个历史性的事件吧。
  2004年的“煤炭产权改革”,被称为“山西煤炭生产历史上产业调整的分水岭”。当年,全省关闭了4000多座非法煤矿,并将年产3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全部关停,此举意在通过整合遏制频发的矿难。
  2006年,省政府出台了《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让年产9万吨以下的煤矿全部出局。这是山西煤老板第一次“被整合”,整合的对象是规模达到30万吨以上的煤矿。同时,“采矿权价款”应运而生,整合后的煤矿从此每吨焦煤需缴费3.80元,动力煤则每吨1.50元。2007年,山西出台《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政策措施试点工作总体实施方案》,鼓励国有煤炭集团重组、合并,以提高全省煤炭产业集中度,对私人的小煤矿,则鼓励采取国有煤企托管、兼并等方式。当年,同煤集团就成功兼并重组大同、朔州、忻州3市23座煤矿。
  2008年,山西煤炭整合的大幕正式拉开,山西省政府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晋政发〔2008〕23号)(史称“23号文”),要求到2010年全省矿井个数控制在1500座以内,使大集团控股经营的煤炭产量达到全省总产量的75%以上。
  2009年4 月16日,山西省政府发布了《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晋政发〔2009〕10号)(史称“10号文”),明确兼并重组整合目标。到2010年底,全省矿井数量控制目标由原来的1500座调整为1000座,兼并重组整合后煤矿企业规模原则上不低于300万吨/年,单井生产规模原则上不低于90万吨/年,且全部实现以综采为主的机械化开采。并且确立了以七大集团作为主要重组主体的原则,并落实了重组责任。
  山西成立了以省长王君为组长的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组。工作组规格之高甚为罕见,足见山西之决心。这里我要单独说一下王君书记(现内蒙自治区书记,刚上任),这是一个煤矿工人做起,做到大同矿务局局长,官至国家安监局局长,再专任山西省省长的前辈,山西大同人。这是一个行业的顶级专家,他主持下的煤炭整合,切中时弊,高速高效。
  所谓煤炭整合,用大白话来说,就是把小煤矿关了(小煤矿指井田面积0.8平方公里一下,储量20万吨下,后来政策又有变化,但大致这样)。中等煤矿进行技术改造(根据2009年10号问,单井生产能力达到年产90万吨)后,按照国家统一的标准卖给七个国有大型煤炭企业(山西焦煤、阳泉煤业、潞安矿业、晋城无烟煤矿业、同煤集团、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
  这个政策是非常正确的,解决了矿产所有权和开采权的分离问题,本身地下的煤就是全国老百姓的,凭什么给那些煤老板挖了卖?
  先说说这个政策好在哪里。
  首先,降低了安全事故隐患。在山西,每年矿难频发,每年矿难死人都在千人以上。小煤矿百万吨死亡率要大大高于大型国企,要高十倍啊。就山西大同左云县一县,作为全国最优质动力煤的基地,2007年一年,就官方的数据(注意:这仅仅是官方数据),发生了919起矿井事故,死亡21人。相对应的,是私有煤炭企业采煤成本大大低于国有煤矿,小型煤矿的开采成本是每吨80元,国营煤矿的开采成本是每吨380元。我随便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国营煤矿用大型综采,双通风井设计,设计救生通道,井下用液压支柱,水泥顶板,防爆电机,因为是国家的,所以花钱不心疼,同时也在安全措施上非常规范。而小型私人煤矿,有的还用直井,不设计救生通道,井下用木头做支柱,木头做顶板,不用防爆电机,有的甚至连通风井都是利用以前废弃矿井改造的,总之怎么省钱怎么来,这样能不死人吗?我下过的井,都是国有煤矿的井,小煤矿的井,你让老板下去,他自己都不敢下去。
  其次,提高生产效率。小煤矿盗采情况特别严重,挖着挖着就过了矿区红线,反正在地下几百米,谁都看不到。这又绕回去了,地下挖井,跨界挖可以多挖一些煤,但是那些地方多没有做过地质勘测,万一打到地下河就水淹矿井,或打到瓦斯包就爆炸,或打到沙土层就塌方,更加事故频繁。还有,小煤矿的回采率特别低,为了省钱,用雷管一炸,拿着铲子就挖,10吨的储量,只能挖出来3吨,在加上井内运输损耗,回采率20%都不到,而大型机械综采,回采率都可以打到50%以上。这些煤都是全国老百姓的,10吨就可以多挖出3吨来,还是让国有企业挖放心。
  再次,减少税款流失和腐败显现。山西为何要推行煤管票?就是让老板按照采矿许可证上的年产量来出煤,采矿许可证上写着100万吨,一年就只能卖100万吨煤。而私有小矿,一年采矿许可证上20万吨,可以照着40万吨开采了卖。其中涉及的产量核算,安全生产,证照批复,矿难处理,都有一个巨大的灰色利益链条。但这些小矿收归国有之后,客观而言,这方面情况的确少了很多。
  大家可能要问,为何有这么多好处,山西煤炭整合还出现了那么多争议?那么多反对的声音?
  整合的政策从宏观上而言把全体老百姓的矿还给了国家,减少了安全事故,提高了生产效率,减少了税收流失和腐败现象,这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在操作的微观层面上,由于采用的手段完全利用行政资源的优势,不尊重市场规律,因此使得很多投资人血本无归,也造成了一定的社会争议,虽然这些都是瑕不掩瑜,我们也来回顾一下。
  我山西的一位大哥把政府的整合手段高度概括为九个字:“封口子,找碴子,打雀子”,这个说法比较生动,我们就以这个为纲,详细说说。
  一、封口子:
  所谓“封口子”,就是从实际上停办了采矿手续,这样就不会有单体新的煤矿公司出现。所有的采矿手续办理权统一上归国土资源部,而且设计了非常繁杂的程序。从2009年以后,实际上探矿权转采矿权私营企业已经办不下来了。虽然还有个法律规定的流程,但实际上已经停办了,是一个“死流程”-----看上去有这个流程,实际上谁都办不下来。
  二、找碴子:
  煤矿这个东西,要找问题是非常容易的,从手续,设计,生产,运营,消防,环评各个环节都要有很多流程。就安全生产这个环节,仅仅做“临时性安全检查”和“技术改造”这两项,就可以把很多私人矿拖死。
  每次一个地区发生矿难,整个地区的煤矿都要停业整顿至少三个月,矿这个东西不像别的制造业,机器一关就停,机器一开就转。地下的井工矿井关闭三天,地下的条件就起了一些变化,任何微小的地震,任何地下河的改道都会影响井下的原来施工条件。重新要开一个关闭一段时间的矿,首先要把巷道的积水排干净,重新通风,排出瓦斯,重新检查所有的巷道安全以后才能下人,就这就要至少一周的时间。如果矿下发生地质条件改变,还要重新做生产设计。而山西地区的临时性停工安全检查,到了2005年以后,变成了经常性停工安全检查,每停一天,都造成了大量的损失。
  说到技术改造,这是很多煤老板的恶梦,从2005年起,每一年,小煤矿都要经历一次次的洗牌,一个老板2005年买了个10万吨产能的小煤矿,从买下后,政府就下文要求停产整顿,因为2007年设计能力必须达到30万吨,而且要全部合格验收试生产半年才发给安全生产许可证。这个老板要完成这个增产技改目标,必须要投资大几千万,好容易达到生产设计要求。2008年开始,国家又提高标准,要求年生产能力达到50万吨,否则关矿,这样,又不能生产了,要继续投资上亿。到2009年,根据10号文,单井生产能力要求达到90万吨。投资倒也罢了,毕竟还有个盼头。问题是好多矿的储量根本无法达到这样的生产规模,单井生产能力要求达到90万吨的矿至少要有2000万吨的储量,很多矿在多次技改中投入了大量资金,最后还是因为储量原因无法达到设计生产要求的被关闭的也比比皆是。
  三、打雀子:
  这个是个黑话,意思是打劫,这里的意思是强买强卖。根据23号文和10号文,所有的煤矿,即使符合单井90万吨的要求,也必须卖给七大集团,也就是那些整合主体,这些矿可以整体出售,也可以折成主体的股份。这看来很公平,问题是,如果评估要卖得矿不是根据储量来得,而是固定资产和资源价款折价。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大量的矿以非常低的价格强制地被卖给国有企业,这是国家机器的行政要求,是没有选择的。封完口子,找遍碴子,打完雀子之后。在山西,目前除了少数几个民营整合主体矿外,所有的煤矿都落入了国有的七大集团之手,这一场轰轰烈烈的整合运动也在短短四年内完成,山西煤老板基本上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此同时,全国各地的产煤大省也以类似的方式完成了整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