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铁矿石大跌砸“晕”巴澳四巨头

发布时间:2015-08-28  浏览次数:708 次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全球金融市场大动荡,大宗商品市场也是哀鸿遍野。
  8月24日,2016年1月交货的中国大连铁矿石期货价格开盘后即大幅跳跌,跌幅4.5%,报362.5元/吨,达到跌停水平。
  在大宗商品市场价格震荡之际,铁矿石价格的大跌显然冲击世界主要铁矿石出口国,铁矿石交易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在世界铁矿石“四巨头”(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FMG)中,淡水河谷来自巴西,必和必拓、FMG均为澳大利亚土生土长的企业,而力拓尽管总部位于英国伦敦,其澳大利亚业务也是重中之重。随着铁矿石价格从顶峰180美元/干吨一路下滑,澳元、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数月来也是一路走低。24日,澳元兑美元汇率1∶0.7234,雷亚尔兑美元汇率1∶0.2815。
  必和必拓(BHPBilliton)铁矿石总裁吉米·威尔森(JimmyWilson)曾撰文指出,随着中国工业化进程的趋缓,全球铁矿石价格正经历“均价回归”的过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相关分析师处也了解到,目前对于铁矿石价格的理性区间为45~60美元。
  巴西、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之殇
  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IBGE)数据显示,2014年巴西矿产品出口占出口总额的22.3%,其中,对中国出口的铁矿石占铁矿石总出口量的32.8%。
  在素来以“大宗商品依赖症”闻名的拉美地区,铁矿石价格的下跌显然让巴西很不好过。中国社科院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包括铁矿石在内,大宗商品价格的下降对巴西经济有比较大的影响。毕竟铁矿石、农产品如大豆是巴西的拳头产品,价格下降实际上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已经有比较大的影响。”
  周志伟指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巴西经济的影响尤其体现在巴西的国际收支,后者会有比较明显的恶化。“大宗商品会通过外贸途径对经常账户产生影响,同时全球经济都比较低迷,资本账户也在收紧。再加上巴西本国情况不好,抵御外部风险能力有所下降,这对于巴西来说可能是非常严峻的问题。”周志伟说道,“毕竟巴西国内通胀压力也大,需要政府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但空间非常有限,也不具备相应的政策工具。”
  作为世界铁矿石“四巨头”中3家的主要根据地,铁矿石对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数据显示,2014年澳大利亚出口铁矿石7.17亿吨,其中,对中国出口铁矿石5.7亿吨,占其铁矿石总出口量的79.6%。2014年澳大利亚货物出口占GDP的比重为16.7%。矿产品出口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57.1%。
  威尔森在6月3日的报告《铁矿石基本面》一文中提及: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纳税人,2014年必和必拓对澳大利亚的税收贡献超过87亿美元。目前,必和必拓在全球海运铁矿石市场的份额仍然稳定在大约17%。铁矿石四巨头之一的FMG全球海运出口份额约为11%。
  铁矿石正“均价回归”
  不过,在威尔森看来,全球铁矿石的价格正在经历一场“均价回归”的过程:过去15年,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为铁矿石带来了“一生一次”的需求飙升,但随着这一进程的趋缓,铁矿石价格开始回落,符合经济学原理。
  威尔森在报告中写道,“铁矿石是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贡献因素,如同所有的自由市场,供给和需求决定了价格。过去15年中,中国的需求千载难逢。中国的工业化进程极大刺激了全球铁矿石市场的产量(海运和国内)。从2000年的9.5亿吨/年到2014年的22亿吨/年,增长了1倍多。这些市场的基本面激励了新的铁矿石生产商进入市场,并鼓励了现有的生产商扩大规模,来满足前所未有的需求,也促使中国国内的铁矿石生产在2013年达到了超过4亿吨的峰值。同期,澳大利亚将其全球海运市场的份额从35%增加到51%。”
  不过,市场规律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威尔森认为,“就像所有大宗商品周期一样,铁矿石的供给增长在2011年左右超过了需求增长。成本曲线开始变得扁平,价格开始降低;或者说,自由市场中开始均价回归。”
  威尔森以2015年美元价格计算,在1980年~2005年之间,澳大利亚黑德兰港的铁矿石离岸价格平均为30美元/干吨;2005~2015年之间的10年里,铁矿石的价格平均为96美元/干吨。而受到中国工业化的驱动,我们甚至看到铁矿石价格峰值超过了180美元/干吨。”
  威尔森强调:“如同历史和经济学原理教育我们的:随着更多的低成本供给来满足中国需求,铁矿石的价格回归到历史的长期平均水平。当我们回望过去35年,我们可以看到价格平均围绕在49美元/干吨。所以真实情况是,今天的价格水平相比长期平均值仍然较高,也高于中国工业化之前的水平。”
  或徘徊于45~60美元
  铁矿石价格跌跌不休,到底是“熊市不言底”,还是也可能存在支撑?国泰君安(18.76,-2.08,-9.98%)期货研究员金韬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铁矿石是钢铁的主要原材料之一,钢铁的主要影响因素是基建和房地产。现在从我国实体经济来看,房地产和基建都不太可能回到10年的高速增长。所以,铁矿石的价格也是有顶部的,大概在60美元/干吨。”
  不过,尽管顶部已成,但底部并非深不见底。根据金韬的预计,铁矿石价格底部可能会在45美元/干吨。
  “中国国内铁矿石主要是进口为主,尽管主流的四大矿商有增产,但是在乌拉圭、印度等原来有铁矿石供给的国家,现在正在缩减产量。所以根据我们的测算,价格跌到45美元/干吨左右,非主流矿的供给退出就会非常明显,因为它们已经没法维持生产。”金韬表示,“假如需求进一步恶化,45美元也是可能打破的。对于澳大利亚这种典型的资源型经济体而言,由于最近铁矿石和煤炭价格跌幅较大,澳大利亚的货币肯定会贬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