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智利采矿成本最高!习大大都没谈成合作,为何日本却能“坐收渔翁之利”?

发布时间:2016-12-06  浏览次数:424 次  来源:http://www.xkxm.com/news/20161205-106263.html

近日,习大大出访拉美三国带回秘鲁三大单矿业生意的消息,在网上十分火热,一时间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秘鲁。关于为什么习大大单单挑了秘鲁作为合作伙伴,可以详见文章《为何习大大访问秘鲁一连签下价值53亿的3个矿业大单,一文带你了解秘鲁矿产资源》

今天,带你去了解拉美铜矿第一大国——智利,看看究竟为什么投资智利这么困难?

看看究竟为什么,智利的采矿成本较全球平均水准高出5.4%,日本却能赚的满盆钵?

一、智利采矿成本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尽管大多数公司早在2015年就纷纷削减了开支并搁置了很多项目,但全球第一大铜矿生产国智利的采矿成本依然处于全球最高,较全球同业的平均水准高出了5.4%。

这一消息令整个行业感到震惊,因为2015年智利铜矿的开采成本维持了2013年以来的下跌趋势,达到了每磅2.16美元,较2014年所触及的2.24美元下滑了约3.5%。

而去年的矿山水准现金成本也已下滑至1.3美元/磅。尽管在全球其他地区,矿山水准的平均现金成本则为82美分至1.05美元/磅。

为什么在智利采矿成本如此难以控制呢?

其实,智利的高成本主要在于其贫乏的能源矿物和水资源问题。

1、智利能源危机

由于能源短缺,智利只能生产少量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一旦受到进口天然气减少、气候干旱等因素的影响,该国就会遭受严重的能源危机,导致电价飞涨。所以,智利的用电成本比较高,电价在拉美地区也属于比较高的,工业和居民用电价格更是比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高出50%。

智利电网主要由五部分组成,其中SING(北部电网)、SIC(中部电网)是两个主要的电网系统,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占到总量的95%以上。而为智利大多数铜矿山提供电力的是北方电网。

据了解,在智利铜矿的各大环节中,选矿厂仍然是耗电大户,占总用电量的56%,湿法萃取(SX-EW)则占智利铜矿山用电量的12%。而当出现矿山老化、平均品位下降、采矿难度加大,取水距离增大等问题时,采矿选矿时的用电量会急剧增加。

据智利铜业委员会的估计,未来铜矿山的用电总量将从2012年的230亿千瓦时增涨到2020年的394亿千瓦时,年均增幅6.7%。

2、智利水危机

铜生产是一项离不开水的产业,硫化铜生产需要利用水进行浮选、利用水运输尾矿,当然还有其他的许多用途。所以即使抛开能源危机,水也是智利铜矿山开采企业的主要忧虑对象。

尽管这一证据很难找到,因为考虑到政治因素,铜矿开采企业不愿公开讨论水的问题。但我们可以暂且通过智利铜生产所需的水用量,来感知这些企业的压力。

根据供水管理咨询公司消息,智利铜矿每加工1吨矿石用水量为0. 2-0. 7立方米,而开采工业每加工100吨矿石才能生产1吨精铜,这意味着仅仅球磨和浮选就需要300吨水!

目前,智利采矿协会已经设定了一个用于大型铜业公司的工业口标,把每吨矿石用水量降低到0. 5立方米。采矿企业为了缓解缺水情况,通常是利用资金购买新的水使用权、水利用技术来迎接水短缺的挑战。比如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和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已经成立了水源勘探小组,寻找和探明水源。

可是铜矿开采区或附近没有新的水源,现在许多企业通常都是在沿海采用海水脱盐的办法制取淡水,再用水泵往高海拔的采矿区运送。不过,其成本为每立方米2美元,是地下水成本的5倍之多。

二、中国投资屡受挫

来自智利铜业国家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智利铜矿总产量为578万吨,其中出口创7年新高,达566万吨,中国仍是从智利进口铜的第一大国,进口总量近220万吨,相当于智利铜出口总额的38.9%。

不过,在中智铜矿频繁进出口的同时,中国企业对智利铜矿的直接投资相当的少,目前的合作只是停留在供应商层面,接近于“0投资”!据悉,大部分出口到中国的智利铜矿都是原始形态的铜矿石,主要在中国进行冶炼。

不仅如此,中国企业在智利投资基本都被“扼杀”。就拿五矿集团和智利铜业公司之间的坎坷收购事件举个例吧!

早在2004年,双方就开始探讨项目合作的可能;次年5月,双方正式签署《联合开发智利铜资源项目协议》(五矿集团首期投资5.5亿美元),共同组建一家合资公司,一起开发智利的铜资源。

2006年2月22日,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桃园三结义”!都在联合开发智利铜资源项目(涉及加维铜矿25%的股权)融资及合资协议上“签大名”。

合作内容对于五矿集团来说很简单,有一个亮点——就是五矿集团整整15年内不用再忧心金属铜的供应问题啦!

可惜,美好的戏码总是“易碎”!就在大家以为接下来会出现“带你去玩,带你飞,轻轻松松赚一亿”的戏码时,风暴来临——

2007年4月,智利国家铜业出现“内部矛盾”:董事会的两名劳工代表,对合同表示强烈反对;2008年4月,智利铜业联合会甚至以罢工为威胁,反对中国五矿集团入股该矿。

迫于形势啊,中国五矿集团和智利国家铜业公司不得不接连在2008年9月、10月发布声明——“我们两家商量好了,恋情结束,和平分手!”,加维铜矿的项目取消,少数股份的购置权也无限期地搁置了!

三、日本投资赚满盆

相比中国的惨痛经历,同为铜矿进口大国的日本,在三井物产等六大综合商社的带领下,在智利铜矿有着大笔的投资,掌握了大量的矿源。

仅仅以最经典的日本三井、三菱商社的智利铜矿收购案件进行分析:

2011年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由于缺乏收购英美资源南方铜业公司49%股权的资金,愁得不行。三井物产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向智利国家铜业提供最高67.5亿美元的贷款,作为回报,后者将在2011年起的10年内,每年向三井物产出售3万吨阴极铜。

在这场合作中,三井物产更是获得了一个“特权”——智利铜业公司“没钱还贷款”的时候,可以将所获股份的50%转让给三井物产。

2011年11月,为阻止智利国家铜公司行使全部期权,英美资源集团突然宣布以53.9亿美元(约4200亿日元)向三菱财团出售南方公司24.5%的股权。

不料,此举使得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大为恼火,口水战不断。由于双方互不相让,最终于2011年1月,智利国家铜业公司正式对英美资源集团提起法律诉讼,双方对簿公堂!

在这场“撕逼大战”中,躲在硝烟背后的三井、三菱无疑是最大赢家,分别掌握了英美资源南方铜业公司49%股权和24.5%股权。这意味着,日本在悄无声息中掌握了英美资源南方铜业公司的73.5%股权,扩大了在智利铜矿的投资。

这招可不就是典型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