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印度不仅高喊“抵制中国货”,还给中国煤企海外收购“下绊子”!

发布时间:2016-11-08  浏览次数:461 次  来源:http://www.xkxm.com/news/20161107-106159.html

10月30日举行印度教最大节庆活动排灯节的前夕,抵制中国商品运动经由网络和街谈巷议在印度开始扩大,中印关系一度陷入冰点。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回顾以往的新闻不难发现,每逢排灯节,都有印度商人、民众拿“抵制中国货”说事,几乎成为排灯节的“固定节目”!

但,除了排灯节的“口角”,在煤炭方面中印“摩擦”也不少!

搞笑的是,中印煤矿企业走出去的一些摩擦,两大煤矿大国的争夺,竟然让印尼“渔翁得利”!

一、印度的煤炭资源

印度的煤矿储量丰富,2014年底处于世界第五煤炭资源大国的位置,已探明储量为606亿吨,占世界总资源量的6.8 %。其中无烟煤和烟煤561亿吨,次烟煤和褐煤45亿吨。

印度本国将煤炭分为黑煤(大致相当于中国烟煤)和褐煤两类。

黑煤主要分布在印度半岛东部、中南部的时代较老的27个主要煤田和印度东北部的煤田;黑煤中的炼焦煤主要位于印度中北部的达莫德尔—噪鹊谷,即切里亚富集区(Jharia)、波卡罗富集区(Bokaro)、格伦布尔富集区(Karanpura)以及拉尼根富集区(Raniganj)。

拉尼根富集区(Raniganj)内已确认的炼焦煤资源量仅占总资源量的5 %左右,但该地区巴荣卡组(Barakar)中的煤普遍品质较好,灰分含量相对较低(<20 %),经过洗选能够达到优质炼焦煤的指标。

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等地出产褐煤,其中褐煤储量的89%在泰米尔纳德邦,其余分散在拉贾斯坦邦、古吉拉纳邦、查谟与克什米尔地区、喀拉拉邦、西孟加拉邦和中央直辖区等地。

二、印度大量进口煤炭

印度的煤炭资源并不匮乏,其产量甚至位居世界三甲,仅次于中国和美国,却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煤炭进口大国!

为什么?

因为印度煤炭的灰份高、热值低,炼焦用煤资源短缺,这使得钢铁行业的用煤大幅依赖进口:从澳大利亚进口焦煤以满足钢铁厂的需要,从南非和印度尼西亚进口动力煤供应电力和水泥生产的需要。

同时,还有印度把煤炭看作一个“减轻赤贫”的工具,不断兴建大型火力发电厂,推动在全国范围内普及电力供应的原因。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印度有40%的家庭还没有用上电。

三、印度应对“煤炭难”之策

为了摆脱对于进口煤炭的高依存度问题,2015年印度加大国内煤炭产能,同时大幅削减煤炭进口。

目前印度煤炭工业最主要的国有公司有:印度国有煤炭公司(CIL)、印度辛格南尼公司(SCCL)、内韦利褐煤公司(NLC)。当前,印度煤炭公司一共有15个选煤厂,年洗选能力为3800万吨。2016年1月19日,印度煤炭公司(Coal India)宣布将再建15个选煤厂,并将于2017年投入使用。

2015-16财年,印度煤炭公司(CIL)的煤炭产量为5.36亿吨,比上一财年增加了42吨,幅度为8.5%,煤炭进口量同比下降超过25%。

2016年上半年印度煤炭进口1.08亿吨,比上年同期减少726.6万吨,同比下降6.29%;2016-17财年一季度印度进口煤炭5407.5万吨,比上年同期减少135.1万吨,同比下降2.44%。

未来几年,这一趋势预计还将加速:印度计划到2030年实现全年发电量扩增3倍,从当前的1.1万亿千瓦时增至4.5万亿千瓦时。印度国内最大煤企印度国家煤炭公司计划未来四年实现年产能达到10亿吨,国内煤炭产能达到15亿吨。

同时,印度正在开发新的运输路线以增加国内铁路煤炭运输量,从而进一步减少对进口煤炭的依赖。

四、中印“煤炭之战”

在全球金融危机和国内煤炭资源整合背景下,2009年中国煤炭进口量激增,由之前的煤炭净出口国转向了煤炭净进口,而且随着国内煤炭资源整合的继续推进,再加上国内煤炭需求的持续增长,中国煤炭企业走出去的脚步也正在加快。

2004年兖矿集团全资收购曾经九度易主、最后被迫关闭的澳大利亚澳思达煤矿,并于2009年收回全部投资,连续5年被评为新南威尔士州安全状况最好的煤矿。此后兖矿陆续收购了格罗斯特、新泰克和普瑞马煤矿公司等煤炭项目。

2008年下半年,神华集团取得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沃特马克煤矿探矿权;2009年7月,神华国华南苏发电有限公司在印尼的南苏煤电一体化项目开工建设,2011年两台机组实现了双投,整个投资建设和运营都是由神华来管理,创造了中国第一个海外投资的煤电一体化项目。

衮煤集团、神华集团、华能集团、开滦集团公司等中国煤企业走出国门去寻找资源的时候,印度的煤企也如影随形。

目前,印度煤炭公司已与Peabody就合作入股4座澳大利亚煤矿达成一致,交易金额预计达10亿美元,与力拓、美国最大煤企Peabody的分别谈判正在进行中;此前3月初,印度第四大私人企业爱萨集团曾以6亿美元成功收购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三一煤业,揽入6座煤矿2亿吨煤炭储备。

印度目前在国外煤炭产业布局的力度不说比中国小,但至少不输于中国,且主要集中于澳大利亚、印尼和非洲这些距离自己近的区域。现在的争夺可能会在焦煤方面,但以后会延展到动力煤领域。

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作为中印煤炭激烈竞逐的例子,2010年1月份,印度金达尔钢铁和电力公司曾提高了对澳大利亚焦炭企业洛克兰兹-里奇菲尔德公司的收购价,迫使中国最大的商用焦炭生产商美锦能源集团的收购暂时搁浅。

中印的煤炭之争也从不缺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情况。

自2010年来由于国内丰富的煤炭资源,印度尼西亚已经成为中国和印度公司竞争资源的中心。

来自中印两国的企业已经同印尼当地的煤矿企业达成了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同时,两国的企业答应帮助当地政府加强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如道路和港口扩建等工程。印度的阿达尼集团已经宣布正在向苏门答腊地区提供16亿美元用于铁路和码头修建。

对于印尼来说,中印企业竞争是最好不过的消息,因为这将为印尼争取到大笔的资金用于升级国内日益破旧的基础设施。

但总体来说,印度煤炭企业走出去的要求比中国更加强烈。

中国国内本身有着较为充裕的煤炭产能和在建产能,海外寻煤只是为了长远战略考虑,印度海外煤炭并购的心情也许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因为尽管印度不断增加本国的煤炭产量,但其国内当前的煤炭产量还是远远满足不了其需求,他们走出去的心情更加急迫。

同时,印度近几年为加快国内煤炭资源开发,印度需要引进资金以扩大生产规模,需要引进先进的开采设备和技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同时也需要引进竞争机制以推动煤炭工业的高速发展,这些无疑为我国进入印度煤炭生产市场提供了一定的可能。

中印两国企业的煤炭行业合作较为活跃,但近些年多集中在输出技术设备等方面,煤矿合作开发方面鲜有成功。中煤集团装备公司和郑煤机集团的采煤设备在印度市场不断拓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