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中国钢铁多而不精:粗钢占世界50.16%,特钢却只有1.9%!

发布时间:2016-09-27  浏览次数:570 次  来源:www.sxrsky.com

特殊钢是重大装备制造、重大工程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及国防先进武器所需的核心、关键材料,是一个国家综合竞争力的标志。

许多人都认为中国钢铁已经发展的很好了,中国高铁全线自主化设计生产,甚至走出国门,国内航母亦成功“破壳”……但事实上,从数据和案例看,中国的特钢产业和世界同行相比,还差了很多。

一、中国特钢

按照我国钢铁工业界的习惯分类方法,特殊钢分为:优质碳素结构钢、合金结构钢、轴承钢、弹簧钢、碳素工具钢、合金工具钢、不锈钢及电工用钢八大类,也可以简单分两大类:中低合金特殊钢(碳结、合结、轴承、弹簧、碳工)、高合金特殊钢(合工、不锈)和特种合金材料。

从1950年以来,我国特殊钢产业的发展历史,大致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1)特殊钢系统初建时期:

1953年~1963年,这一时期我国除恢复了旧中国遗留下来的抚顺钢厂、大连钢厂、太钢、大冶钢厂、重庆钢厂等骨干企业以外,在苏联的援助下新建了北满特钢、本溪特钢、上钢五厂、北京特钢。同时在电炉容量、冶炼工艺、生产品种等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至此,我国特殊钢产业逐步形成。

(2)特殊钢产业“对口支援、自主发展”时期:

1963年~1980年,特殊钢行业在没有外援的条件下,依靠自己的力量开展了“三线建设”。这一时期在战略重点区域对口援建了长城特钢、西宁特钢、贵阳特钢等钢厂,同时许多省也建设了地方特钢企业。

这一时期,不但扩大了特殊钢的产量优化了国内的布局,同时也扩大了品种,形成了抚顺特钢、上钢五厂、长城特钢三家高端特殊钢生产线和19家特殊钢骨干企业,进一步完善了特殊钢产业体系。

(3)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特殊钢产业迎来了高速发展期:

1980年~2010年,随着民营和合资企业的崛起,大量引入了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现代化装备,实现了特殊钢行业装备大型化和工艺现代化,极大的缩小了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大电炉—LF—VD(VOD)—CC—CR”短流程工艺和“铁水—转炉—RH—LF—CC”长流程工艺成为特殊钢生产的主流程。

至此,我国特殊钢流程基本完整(转炉流程、电炉流程、特冶流程),产量及品种大幅度提升。质量水平也逐步提高,特殊钢对我国制造业的支撑地位逐步显现。

二、中国特钢的产量

在特钢的高速发展时期,依托先进的科学生产技术与管理水平,我国的特钢产量实现了稳定的增长。

我国特殊钢粗钢产量从2001年的1166.4万吨增加到2009年的3854.7万吨,年均增长16.1%。特殊钢材产量由2001年的949.0万吨增长到2009年的3399.6万吨,年均增长17.3%。

注:数据来源于《中国钢铁工业统计年报提要》、《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


按特种钢的品种分,2001年-2009年的产量变化如下表。从2001年到2009年,我国特殊钢材中的棒线材产量增幅1404.5万吨,年均增长20.1%,相应在特殊钢材中的比例由44.37%上升到53.70%;板带材产量增幅846.6万吨,年均增长16.0%,相应在特殊钢材中的比例由38.96%下降到35.78%;管材产量增幅217.1万吨,年均增长13.8%,相应在特殊钢材中的比例由12.62%下降到9.91%。

注:数据来源于《中国钢铁工业统计年报提要》、《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

接下来,看一看我国特种钢材的进出口情况。

注:数据来源于《中国钢铁工业统计年报提要》、《中国钢铁工业统计月报》。


相比日德等发达国家,我国特钢产品的差距还体现在主要特钢品种出口单价和进口单价之间存在较大落差。

今年上半年我国累计进口不锈钢棒线材4.46万吨,平均到岸价格为3991美元/吨;出口3.14万吨,出口单价仅为2993美元/吨。同期,我国共进口不锈钢板带31万吨,平均单价为3216美元/吨;出口36.98万吨,平均单价仅为2336美元/吨。

上半年我国共进口合金钢锻材3000吨,平均进口价格高达5000美元/吨;出口4.76万吨,平均出口价格仅为1554美元/吨;而锅炉钢管共进口4.43万吨,平均价格达到7697美元/吨,出口量为3.25万吨,出口单价只有2215美元/吨。

三、特钢现状

1、世界各国的特钢情况

从世界范围来看,特钢产业水平最高的国家是日本和德国,两国在全球特殊钢市场所占的份额分别达到20%和18%。

欧洲、美国、日本是特殊钢传统强国,高端特殊钢生产量大于消费量,出口量较大:

特殊钢总产量约占全球钢产量的10%~15%。特殊钢占比最高的瑞典,为55%,日本、德国占比22%、法国、意大利占比17%、韩国13%、中国占比仅为5%。而2012年全球1500万吨特殊钢贸易中,日本占比33%,德国占比20%,美、英、法、瑞典等国占比40%,中国仅占1.8%。

(注:数据来源网络,存在一定出入)

美、日、欧洲特殊钢发展的动因和特点不尽相同:

美国依托其强大的航空航天工业和军工产业促进了特殊钢(特别是镍基合金等高端产品)的发展;日本以其强大的汽车工业为后盾,成为当前世界上最大的特殊钢生产国;德国凭借其强大的装备制造业带动了特殊钢产业的发展,成为仅次于日本的特殊钢生产大国,欧洲其它国家则以专业化的产线和高端特殊钢产品在特殊的行业和领域领先于世界。这种状况形成了目前的格局:特种合金、高端特殊钢美国领先、汽车用钢日本为主、机械制造用钢德国主导、工模具钢以欧洲为主。

2、我国特钢的情况

在“十一五”期间,钢铁企业经历了兼并重组大洗牌,这一时期几家特钢企业破产,部分被民营资本收购,一些被大型钢铁企业兼并。

经过这一阶段的重组以后,逐步形成了我国三大特钢企业集团:东北特殊钢集团公司、宝钢特殊钢分公司、中信泰富特殊钢集团公司;三大专业化特钢企业:太钢不锈、舞阳特厚板、天津无缝管为主的格局,以及以民营资本为主的专业化生产线。

除此之外,我国的特殊钢产业呈现国有专业特殊钢企业、民营特殊钢企业、地方专业特殊钢企业和大型钢铁集团下属特殊钢企业并存的现状。虽然这四类企业各有千秋,但在钢铁产能总体严重过剩,高端特殊钢仍有较大缺口的复杂背景下,除中信特钢集团和少数几家民营专业化特殊钢企业盈利外,占特钢行业总量80%以上的企业亏损,经营举步维艰,生存日益艰难。

其中,今年最让人痛心的,莫过于东北特钢这颗“北方特钢之星”的陨落。

东北特钢是北方最大的特钢公司,总部位于辽宁省大连市,其主要产品包括汽车钢、工模具钢及轴承钢等高附加值的特殊钢,在汽车、工程机械以及军工领域有着广泛应用。

但自今年3月以来,东北特钢接连发生债务违约。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内,共发生连续8次、总计50.7亿元的债务违约,东北特钢被冠以“违约王”的称号。

而“董事长杨华上吊身亡”的事件更是让这家堪称中国特殊钢行业龙头企业的东北特钢集团上下蒙上不祥之云。

其实,事件爆发之前,东北特钢就已经“千疮百孔”:

去年上半年,东北特钢酸洗厂房发生失火,由于酸洗适用范围广,部分热轧产品(包括带钢)、所有的冷轧产品、涂镀产品、特钢、不锈钢都会用到酸洗,东北特钢很多订单没法接,生产受到影响。

而酸洗厂房的烧掉,仅仅是东北特钢经营压力扩大的一个象征。虽然2015年的相关公布数据中,利润总额仍是正值,但在整个钢铁行业的艰困时刻,一家老派国企的“浴火重生”其实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事实上,公司负债率的居高不下,与东北特钢包括大连基地搬迁改造在内的扩大生产等项目投资相关,上百亿的投资让东北特钢的融资需求迅速攀升。数据显示,在2007年,东北特钢负债率从最初的65%飙升至80%上下,这凸显了集团陡然上升的周转压力。

就这样,东北特钢辉煌的时代成为过去。

9月21日,有消息称,东北特钢违约债券承销商确认,东北特钢将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此前还有消息称,东北特钢各债权银行接到通知,辽宁省政府决定对东北特钢实施破产重组,9月底推出具体方案。但东北特钢并未对破产重组事宜做出直接回应。

目前,在辽宁、黑龙江两省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企业积极调整品种结构,各条生产线全力组织生产市场急需的盈利产品,员工队伍稳定,生产现场一派繁忙。

忙碌能不能缓解困局,我们尚未可知,只能期望东北特钢能早日“重展雄风”,期望这次的东北特钢事件不会给特钢市场带去太多的动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