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海外投资:中铝惨遭力拓戏耍,“分手费”只有195亿美元投资的1%!

发布时间:2016-09-13  浏览次数:436 次  来源:www.sxrsky.com

2016年9月5日,英澳矿业巨头力拓集团CEO夏杰思在二十国集团工商(下称B20)峰会专题研讨会上发言。他表示,基础设施是目前推动全球经济增长最好的工具之一,在未来15年,全球将会有20万亿-25万亿美元的投资投入到基础设施领域。

小编看到新闻之后,内心的激动那是根本就抑制不住!

基建在一定的程度上能够拉动钢铁的需求,有利于市场回暖,确实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但,这话从力拓嘴里说出来,小编不是很爽!

为什么?

就凭当年力拓“背信弃义”,拒爱中铝195亿美元的投资,转向必和必拓的怀抱!

加铝争夺战,力拓背负巨债

2007年,对于矿业行业来说,那是一个并购活动剧烈的年代:

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试图收购美铝——世界最大的铝业公司;

世界三大矿业巨头之一的力拓则与美铝发生了对加铝的争夺。

在与美铝的争夺中,力拓胜出,与加铝达成了381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协议,但也背负了40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承担了巨大的还款付息压力。

2007年11月1日,力拓对加铝的收购完成之际,必和必拓致函力拓董事会,建议以每3股换1股的股票交换方式进行换股合并。

这项收购建议,震惊了世界!

想像一下,这世界两大矿业巨头一旦合并,铁矿石市场就会从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和力拓三大巨头变成二大巨头,加剧铁矿石市场过度集中的格局!届时作为铁矿石第一进口大国的中国将如何是好?岂非再无翻身之力?

该出手时就出手!    

事态紧急,面对这样的情势,中铝迅速做出了反应!

2008年2月1日,在必和必拓必须提出正式要约前的5天,中铝通过Shining Prospect在伦敦股市收市后的短短几个小时内,在场外市场购入大量力拓英国股份,加上此前中铝在新加坡市场购得的力拓英国少量股份,中铝砸下了140.5亿美元收购力拓英国12%的股权,这相当于力拓集团全部股权的约9.3%。

这番动作还不能声张!

因为消息泄露会引起股价上涨、必和必拓和力拓方面进行防御反应,故而中铝在购买力拓英国股票前没有向澳大利亚主管外国投资的外国投资审批委员会(FIRB)提出申请。仅仅是在中铝交易后,才立即向FIRB做通报,又利用力拓的双上市公司结构,为自己的举动作辩解,声称其购买的是力拓英国的股权,无须澳大利亚FIRB批准。

这样的举动,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后来的事态发展埋下了隐患。毕竟,咱们做错事了还狡辩,的确有种挑衅人家的感觉。

2008年2月6日,必和必拓向力拓股东提出正式换股收购要约,将换股比例调整为3.4比1。力拓董事会觉得还是太便宜了,必和必拓低估了力拓的价值。

8月澳大利亚FIRB批准中铝可以最多购买力拓英国14.99%的股份,相当于整个力拓集团约11%的股份。

为此,中铝做出了两项承诺,以求力拓安心:如果中铝购买力拓比这更多的股份,必须事先获FIRB批准;只要中铝在力拓英国中持股在15%以下,中铝不会向力拓要求董事会席位。

2008年10月初,澳大利亚FIRB批准了必和必拓对力拓的收购。此时,国际金融危机已全面爆发。而随着原材料商品价格大跌,必和必拓不得不放弃并购力拓。

中铝第二次入股    

必和必拓放弃收购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中铝和力拓展开了紧张的谈判,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者均希望自己能够实现利益最大化,并未达成统一的协定。

进入2009年以后,双方的立场才逐渐地统一到一个两层的交易结构:中铝既在力拓公司层面入资,又购买力拓旗下的一批优质矿业资产的少数股权,并获得这些矿产一定的供应保证。

2009年2月12日,中铝和力拓赶在力拓宣布2008年业绩之际,在英国伦敦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中铝将向力拓投资195亿美元,双方还将成立合资销售公司,就在中国境内共同勘探,签署了谅解备忘录。

同一天,中铝与美铝达成协议,由中铝赎回美铝所持有的Shining Prospect公司的可转债。但美铝深受金融危机影响,财务状况不佳,无力参与中铝对力拓的投资,而收回的资金也有助于改善其现金水平。美铝退出了。

但危机来了。

澳方疑心不消,埋祸患  

中铝入资力拓的消息,在国际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不论是市场、力拓股东对合作过程的公平性的怀疑,还是澳大利亚政界和社会对中铝国企背景的担忧,亦或是力拓矿业巨头的地位的影响,许多人都对这次合作抱着质疑的态度。

2009年2月17日,时任中铝总经理肖亚庆转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熊维平继任中铝总经理。企业高管转任政府高官,这样的消息增加了澳方对中铝背景及其真实目的的疑虑:中国想要做什么?

同时,2009年2月-3月,同时有三家中国国有企业向FIRB申报了对澳大利亚矿业公司的巨额投资。澳大利亚的政府和民众心中的疑虑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于是,澳大利亚FIRB坐不住了!3月中旬就宣布,延长这次交易的审查时间,延长了整整3倍!我的个乖乖!这一拖,给并购之路造成了巨大的障碍。

情况还在恶化:3月30日,中铝旗下中铝股份公布了2008年业绩,每股平均盈利下跌99.17%,被港媒称为“最差蓝筹H股”。

这下,外界的疑虑再也止不住了!在这样的财务状况下,是个正常人都会对中铝巨额贷款的来源表示疑惑!担心中铝获得了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

雪上加霜的还在后头。中国商务部以竞争为由,否决了可口可乐收购中国领先果汁生产商汇源的计划,并表示此举将损害国内较小企业,并限制消费者的选择——这为许多反对中铝入资力拓的人提供了口实。

中铝功亏一篑

2009年上半年,金融危机得到控制,原材料商品价格复苏。

2009年4月15日,力拓在美国市场成功发售了共35亿美元的5年期和10年期定息债券,利率分别为8.95%和9%,低于与中铝合作的利率。

这利率一对比,经济情势一放缓,又加上必和必拓的搅和,中铝的“好日子”远去了:尽管中铝调整协议的条款,不断让步,但力拓显然“心远了”,必和必拓提出的西澳州铁矿石资产合资提议所带来的利益显然更诱人。

6月4日,矿业巨头力拓宣布,股票周五暂停交易。

次日,力拓单方面宣布撤销中铝第二次注资的协议,这就宣告原本将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规模海外投资交易彻底失败。而按照双方签署的协议规定,力拓只需向中铝支付1.95亿美元的毁约费。

单看1.95亿美元的数额好像很大,但和其他数据比起来,这根本就是“小菜”!

力拓2007年与加铝的收购协议中,为了应对加铝“另攀高枝”的风险,分手费就设定在10.5亿美元,为其现金交易总对价的2.76%;在力拓与必和必拓2009年的铁矿石资产合资协议中,分手费也有2.755亿美元!

这样,您看出来中铝这次的“分手”,教训多么惨痛了吗?

与此同时,力拓宣布与必和必拓就合资经营双方在西澳州的铁矿签署了非约束性协议,并将进行152亿美元配股融资。配股圆满完成,力拓的财务状况得以改善。

力拓撤销与中铝的战略合作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中铝总经理熊维平在声明中对此表示“非常失望”,中国媒体则纷纷指责力拓背信弃义!力拓与中国的双方关系急剧恶化,“胡士泰案”更令其跌至冰点。

失败原因成讨论重点

这是中国企业迄今,数额最大的海外铁矿石投资交易失败,对于这样影响深远的案件,让国人和世界友人都纷纷加入案例讨论的队伍。让我们来看看其中的一些说法:

① 董事会席位难以协调 。董事会席位的多少决定着此次投资权益的保障与否,也是中铝公司和力拓集团建立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基础,但是,虽然中铝在整体的并购方案上一再的让步与妥协,如:力拓集团答应在股票层面中降低持股比例、解决英国部份股东所关心的可转债的有限购买权问题、铁矿石销售的管理架构方面的简化,并同意将哈默斯铁矿股权从15%降低到7.5%。但最终没能在董事会席位问题上与力拓达成一致,满足原协议所约定的中铝向力拓派驻两名董事的条件。

②  与必和必拓的携手。 力拓与必和必拓公司的携手似乎成全了必和必拓,这个世界最大的矿业公司打造世界矿业帝国的梦想。为了解决沉重的债务问题,力拓在与中铝毁约后便宣布了与必和必拓经营双方在西澳大利亚铁矿石业务的消息。必和必拓将注资58亿美元,双方对于合资企业各持有50%的股权,利润平分。此一合作将为双方产生协同效应,能为两家公司至少节省100亿美元的成本。

③ 必和必拓“捣鬼”了?澳大利亚《悉尼晨报》曾有一篇文章中爆料说,这笔交易最终被否决,是因为全球第三大矿业公司英澳必和必拓公司在背后捣鬼。报道中援引澳大利亚前财政部官员Stephen Joske的话:必和必拓组织了一个阵容强大的游说集团促使政府否决这笔交易,其游说邮件几乎发给了澳大利亚政府所有部门。同时,包括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Don Argus等在内的多名公司高管,都曾与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和国库部长斯万私下进行过“密切接触”。

你又是怎么看的呢?欢迎您的积极发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