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打造生态绿色产业价值链

矿山治理咨询热线 >>

86-29-88991098

中国养大的全球第四大矿山-FMG矿业公司

发布时间:2016-09-09  浏览次数:470 次  来源:www.sxrsky.com

FMG作为澳洲第三大、全球第四大矿山,是铁矿石行业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在中国股东的支持下,FMG最近五年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完成了扩产,并不断降低成本,其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矿业巨头。

一、“一枝独秀”的FMG

1、亏损惨重的三大巨头

在今年6月底的上一财政年度,必和必拓公司的年度亏损达到了创纪录的64亿美元,而上一财年为盈利19.1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必和必拓遭遇的最严重亏损,相信这也是必和必拓自1851年成立以来的最大亏损。

除了必和必拓,第二大矿业公司力拓在8月初也交出了十二年来盈利最少的半年财报,上半年基本盈利同比下降47%。鉴于矿石需求大国中国的经济增长放缓和经济转型,力拓称近期市场环境仍有挑战,下半年还要保持警惕。

根据淡水河谷公布的2016年第二季度营运情况,受销售价格大跌和铁矿溃坝事故等因素影响,第二财季营运收入为66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69亿美元;第二财季实现净利润11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6.8亿美元,同比降34%。

2、利润大增的FMG

世界第四大、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公司FMG集团2016财年净利润暴增,在截至2016年6月的财年中,集团税后净利润为9.85亿美元,比上一财年的3.16亿美元大增212%。船运发货量达1.694亿吨,现金成本为每湿吨15.43美元,比上一财年大降43%。

该公司预计,2017财年目标船运量为1.65至1.70亿吨,目标生产成本在每湿吨12至13美元。FMG表示,铁矿石市场经历了数年的价格下跌之后已经开始复苏,因过剩的低成本供应已经被吸收,市场比过去更接近供需平衡。

二、“发中国财”的FMG

从创立之初FMG的创始人和CEO安德鲁-弗里斯特(Andrew Forrest)就将目光瞄准了中国。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There’s no massive balance sheet here,there’s only heart and sweat and tough endeavor which got us here(这里没有强大的资产负债表,只有心灵、汗水和坚韧的努力)。”

要知道,FMG的崛起正是建立在“发中国财”的基础上,这家企业曾经与数家中国企业合作。事实上,FMG在挖出第一块铁矿石之前,已经预售了大笔货物给中国客户。

1、大宗商品交易

FMG成立于2003年,2008年5月第一船矿发往中国

预售铁矿石是FMG的“特色”,2004年10月,FMG宣布与河北文丰钢铁有限公司签署长期购货合同,约定在20年内每年向文丰钢铁出售200万吨铁矿石,为此文丰钢铁向FMG支付了1000万澳元的预付款。同月,FMG又与江苏丰立集团、江西萍乡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签署类似协议。但直到2008年5月,FMG才挖出第一块铁矿石。

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6月,FMG公布的年报净亏损达2.26亿澳元,2008年12月,公司的总负债达31.40亿澳元。当时,甚至连欠一家承包商的360万澳元,FMG也拿不出来,最终是用150万股份来偿付。

不过,中国人再次“挽救”了FMG,FMG得到了协调全中国钢铁企业进行谈判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大订单”——中国不仅向FMG确定了下半年2000万吨的订货量,还承诺了高达60亿美元的融资贷款协议。

将中国比喻为FMG的海外“衣食父母”一点不为过。2012年,FMG大约有6000万吨的铁矿石出口至中国,2015年出口达1亿吨。

2012年海外客户为这家公司贡献了66.81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的比例高达97%左右。

2、发展融资

FMG和中国颇有缘分,不只是在大宗交易上。相比两拓,FMG是一家年轻的矿业公司,它从2003年成立到现在发展成为世界上第四大矿业公司,与中国铁矿石需求急剧增长分不开,而自从通过股权出售给华菱后,可以说它的发展融资与市场都是在中国的支持下实现的。

2009年4月29日,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入股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供应商FMG,成功收购FMG公司17.3%的股权,成为FMG的第二大股东。5月8日,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与FMG再次签署全面合作基础协议。协议内容主要包括双方将在铁矿石开发与销售、有色金属领域、工程建设和设备采购、航运等方面开展进一步合作。

而如果不是与华菱钢铁最终达成了这项价值12亿澳元合作协议,FMG差点就要“憋死”在资金链断裂的泥潭里。

2014年底,FMG总资产为215.17亿美元,总负债为138.97亿美元,负债率高达64.6%。FMG降低负债率的主要途径便是兜售资产。

这家矿业公司2015年将出售目标放在其基建资产TPI,TPI是FMG的一家全资子公司,拥有FMG的一系列基础设施资产,包括FMG一条连通矿井和港口设施的铁路。在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是否拥有基建的使用权是决定一家矿业公司能否投产的关键。

河北钢铁集团和天津物产集团曾分别接触了FMG,包括宝钢、武钢、沙钢等中国大型钢企也曾与其进行接触,但均因价格和风险问题未能谈拢。

FMG的扩张速度超出了绝大部分矿业同行的预测。目前,FMG的基础设施有1.8亿吨/年的运营能力,超过了自身产量的1.65亿吨/年,他们欢迎中国投资者到澳洲使用FMG的基础设施。

三、2017财年目标

FMG公司CEO安德鲁-弗里斯特

2017财年船运发货目标为1.65-1.70亿吨。

平均现金成本为12-13美元/湿吨,基于汇率0.75计算和油价50美元/桶计算,平均剥采比1.1。预计2016年9月季度剥采比稍高,2017财年将逐步下降。

相比普氏62%到岸价指数,销售价格实现率为85-90%,平均水分为8.5%,可持续资本支出为2美元/湿吨。

8条超大型矿船的建造按期进行。未来超大型矿船建造费用的融资选择目前正在洽谈之中,2017财年将支付2.7亿美元,2018财年将支付1.8亿美元。

黑德兰港的拖船与基础设施建设资本支出预计低于2亿美元。该项目2017财年资本支出为9000万美元,剩余支出将于2018财年发生。该项目的融资选择亦在考虑之中。

折旧摊销费用下降至7.10美元/湿吨。

四、FMG对未来市场的看法

FMG认为中国的钢铁消费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比如以前说起钢铁需求,大家只重视地面的设施建设。现在,意识到还有大量的地下管网需要完善。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地上和地下部分的比例是6:4,而中国地下部分的建设还有很大空间。

除了对下游市场有信心,FMG认为自身的竞争力也是过硬的。西澳是全球最适宜产铁矿石的地区,其铁矿石品位高、成本低,而且接近中国、日韩等消费地,运输方便。未来的需求潜力在印度、东南亚国家,它们都在澳矿的辐射范围内。西澳矿山的市场竞争力从全球角度来看都较为强大。

相关文章: